做药务真不得欺客
行医务正不得欺世

国医经典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普知识 > 国医经典

中医将亡于药?——打造天坛放心药

更新时间:2019-06-03 17:58:33  点击量:256

“我搞了50多年中药,现在的中药连我自己都不敢吃。”原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场司司长骆诗文在面对记者时,曾痛心疾首地说道,“这不是危言耸听,现在的医院让人难以信任,我吃中药,都得自己跑到药材市场亲手选药材,自己炮制。”
中医将亡于药?作为传承华夏五千年的国之精粹,传统中药究竟怎么了?
道地“不地道”
中药材历来讲究原产地,是为“道地”。一旦改变了环境,药效往往差强人意。
骆老举了一个例子:“前一段时间检查出鱼腥草有问题。过去鱼腥草主要生长在深山的水沟溪泉两边,没有污染,煮了以后给小孩退烧很快就能见效。现在云南、贵州、四川,把鱼腥草洒在大地里,像种蔬菜一样。本身那个地是农田,已经施过很多年的化肥农药。长出来后用耙一耙,装在竹筐浸到水塘里,把泥洗掉就挑到集市上去当蔬菜卖了。当天卖不完怕烂掉才拿回去晒干,卖出去做药。肺炎发烧,以小孩居多。小孩病情变化很快,以往一服药就能扳过来,延误了就可能致命。你说拿这样没什么疗效的鱼腥草做药,吃了能不死人吗?”
不道地的药材一轰而上大量供应,优质的原产地药材则遭到人们竭泽而渔式的掠抢。道地药材大多产于老少边穷地区,无论用什么手段,如果能使产量倍增,对当地都是有吸引力的。麦冬使用壮根灵后,单产可以从300公斤增加到1000多公斤。党参使用激素农药后,单产量也可增加一倍。但药效可想而知。
一名老中医愤恨地说道:“当归各个部位的药效不同。当归头止血,当归身补血,当归尾破血(催血),不能乱用。以前用当归,都要分清部位,一钱一钱算得很仔细。现在去配药,药房的人跟我说,当归都长得很大,给你一整根,都啃光也不会出事情,当然,也没什么疗效,跟吃萝卜差不多。”
中药也有“三聚氰胺”
药材采集之后,最基本的工作是除去泥沙和混杂物。然而目前市场上的药材,茵陈、蒲公英、菟丝子等所含泥沙重量几乎占20%以上。丹皮不刮皮抽心,白芍不去老根,板蓝根不去根头部,桃仁、杏仁不去皮,酸枣仁大量含壳,麦冬、莲子不去心……饮片切法不同,药效也不同。板蓝根薄片的浸出物还原糖含量明显高于斜片、厚片。但现在药工怕切到手,随意把药片薄片改厚片,厚片改块状。片薄如纸的天麻,只能停留在老药工的记忆中了。
既然在加工修治上竭尽全力偷工减料,功夫都花到哪里去了?“面子工程”,俗称“打磺”。既为了饮片色泽好看,延长保质期,又能让霉变药材焕然一新。
打磺本来是传统的熏制方法,目前的问题是反复打磺,造成硫超标。更有甚者是直接将硫黄粉洒在药材上面,注重养生的老百姓叫苦不迭,从我国进口药材的韩国商家也是颇为头痛。为了获得二氧化硫不超标的白芷,他们只能每年从中国直接进口新鲜白芷自己加工。
当今中国,已经被戏称为“化学大国”,中药商在这方面的“追求”更是孜孜不倦。近年来为了让药材更好看,除了打磺,还增加了用双氧水浸泡天麻漂白,用氧化铁水洗丹参染色,拿洗衣粉搓掉霉斑……如果说从前的中药造假,还只是在等级上以次充好,如今则是花样百出了。
中医药将何去何从?这是一个目前令人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现实。面对俗世的洪流,在道义和利益面前,我们每个人应该如何选择。个人觉得,不管这条道理如何艰辛,就让我们从自己做起吧。
打造“天坛”放心药
好医离不开好药。自古医药不分家,只有真正的中医,才会关注药材的质量。古代的时候,中医先辈们都有自己上山采药、炮制药材的习惯,所以,那时的医生对于中药材的性味质量了然于胸,遣方用药,剂量精到,疗效自然好。
“天坛中医”十分珍惜通过七年的锤炼而得之不易的对中医的好口碑,在药材品质上严格把关,不敢有一丝松懈。进的药材,讲究产地,尊重古法炮制。医馆与药材供货商签订严格的质量协议,从源头上把关,追求道地药材。为了保障药材品质,发挥药材功效。同时,天坛中医医院也十分重视工作人员专业知识的巩固与提升,制订了药局定期考核制度。

【返回列表页】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天桥区东工商河路16号宏济堂文化广场  
Copyright © 2018-2025 济南天坛中医医院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 ICP备案编号:鲁ICP备19029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