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药务真不得欺客
行医务正不得欺世

康复案例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康复案例

【任登峰主任】肝癌晚期历经4个月中药汤药治疗痊愈案例

更新时间:2020-06-19 10:18:38  点击量:272

【任登峰主任】肝癌晚期历经4个月中药汤药治疗痊愈案例

 

【任登峰主任】肝癌晚期历经4个月中药汤药治疗痊愈案例(图1)

【任登峰简介】
   中医科主任医师,国医大师张志远及国家级名老中医王新陆再传弟子,中医经典如数家珍,既能学以致用,又能融会贯通,加以创新。 在丰富的临床经验中,形成自己独特的治疗风格。 行医时不搞虚夸,只求实际疗效,推崇独立创新思维。 中西结合,学识渊博、医技高超、为人谦和,在患者中有口皆碑。 尤其对于癌症的调理有独到的经验,预防癌前病变,延长癌症的患者的存活时间,控制癌细胞的扩散,以及癌症化疗后的调养有多年的行医经验,获得患者的一致认可,家属更是对其称赞连连。

擅长中药兼以针灸艾治疗内、外、妇、儿各科疑难杂症

擅长病种:

·情志类:失眠、焦虑、神经衰弱、抑郁、植物神经紊乱、躁狂、

躁郁、癫狂等

·儿科:小儿反复咳嗽、发热,小儿抽动症、多动症,脑瘫等

·内科:肝炎,脂肪肝,肝囊肿,肾结石,肾囊肿,肾炎,尿毒症,肝癌,肺结节,肺大泡,肺纤维化,慢阻肺,肺癌,以及癌症的术后调理等

·妇科:子宫内膜炎,阴道炎,宫颈炎,宫颈癌,盆腔炎,尿道炎,子宫内膜增厚,乳腺增生,巧克力囊肿等

 

【医案记录】

周某某,40岁。

【任登峰主任】肝癌晚期历经4个月中药汤药治疗痊愈案例(图2)

初诊:2019520日。患者因胃脘部肿块伴疼痛呕吐于20181月经某省医学院附属医院检查确诊为胃癌,并行胃全切术。2019年因肝区疼痛来北京某医院检查,B超提示肝内有占位性病变,诊断为转移性肝癌。2019414日超声所见:左肝外段及内缘均见低回声区,分别为0.2cm×2.1cm3.0×2.9cm大小,边界尚清楚。右肝回声均匀,未见明显异常区。提示:左肝内多发实性占位病变。患者自觉右胁下胀满不适,阵阵作痛,心烦急躁,夜寐梦多,口干咽燥,舌红瘦,苔白而干,右脉弦细滑,左脉弦细。治疗1月无果,遂找到老中医处治疗。

【任登峰主任】肝癌晚期历经4个月中药汤药治疗痊愈案例(图3)
   
刻下症:此为肝热阴伤,气机阻滞,络脉失和。良由情志不遂,肝郁日久,化火伤阴所致。先用疏调气机以解肝郁。

蝉衣  僵蚕  旋覆花  片姜黄  香附  木香  丹参  焦三仙 20剂。并嘱其注意忌食辛辣厚味,只吃清淡素食,并每日坚持散步运动,不可间断。

二诊2019614日。胁下渐舒适,疼痛大为减轻,诊脉仍弦细,舌红苔白且干,心烦梦多。气机渐调,郁热未清,继用疏调气机方法。

蝉衣  片姜黄  僵蚕  香附  杏仁  枇杷叶  焦三仙 15剂。

三诊2019629日。脉弦细而数,夜寐欠安,仍属肝经郁热未清、络脉失和之象,再以疏调,参以凉血化瘀。

半枝莲  白头翁  蝉衣  僵蚕  片姜黄  竹茹  枳壳  焦三仙  6剂。

 

四诊201976日。夜寐渐安,心烦亦减,右脉弦细而滑,左脉濡软,郁热渐轻,仍用前法进退。

半枝莲  赤芍  茜草  半夏  陈皮  蝉衣  片姜黄  僵蚕  焦三仙  6剂。

五诊2019712日。脉象滑软,舌红苔白,嗳气不舒,再以清血化瘀通络方法。半枝莲  赤芍  茜草  陈皮  片姜黄  蝉衣  僵蚕  焦麦芽,10剂。

六诊:2019725日。脉象濡软且滑,舌白腻润,诸症皆减,仍用凉血化瘀方法。

半夏  陈皮  半枝莲  半边莲  蝉衣  僵蚕  片姜黄  焦三仙  12剂。

七诊2019810日。脉象濡软,舌红且绛,肝区不舒,用益气化瘀方法。

沙参  茯苓  赤芍  生黄芪  茜草  蝉衣  僵蚕  片姜黄  6剂。

八诊2019817日。复查B超,结果如下:肝左内叶见1.30cm×l.20cm低回声团,边界清晰规则。余回声可。超声提示:左肝内叶窦性占位病变。诊脉弦细滑数,夜寐梦多,仍属郁热未清在阴分,继用凉血化瘀、益气活络方法。


生黄芪  沙参  麦门冬  蝉衣  五味子  赤芍  茜草  焦三仙  半边莲  僵蚕  片姜黄  冰红花子  30剂。患者携上方返回山西老家,续服3个月,一切症状消失,身体日渐强壮。

201911月复查,2019119日超声所见:肝内回声均匀,未见明显异常回声团,血管清晰。胰腺显示不清。超声提示:肝内未见明显异常。20206月患者再次复查,结果仍未有异常发现。

【任登峰主任】肝癌晚期历经4个月中药汤药治疗痊愈案例(图4)

总结

本案为胃癌术后转移肝癌,恶性程度很高。综观本例治疗全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包括初诊、二诊,以疏调气机、解肝郁为主。虽然患者因癌肿消耗,手术及术后脾胃运化失司日久而致气阴两伤,但其病机的主要矛盾仍然是肝经郁热。因为患者得知自己患了癌症,术后复发转移,自以为无法可治,将不久于世,故而心情沉重,情绪低落,终日闷闷不乐。这是造成肝郁、气机失调的主要因素之一。肝郁日久必然化热,故表现为心急烦躁,夜寐梦多。郁热在里必然伤阴,故又有口干、脉细、舌瘦等表现。比较起来,肝郁是主要的,第一位的。故治以疏调气机,解肝郁热,方用升降散为基础,蝉衣、僵蚕秉清化之气而升阳上达,合旋覆花、杏仁、枇杷叶宣肺下气而降浊,用片姜黄疏利气血之瘀滞。以丹参助其活血化瘀,木香助其调气,焦三仙消积滞而通三焦。并教患者素食以保运化,锻炼以运气血,忌食辛辣厚味则六腑清净,郁热不生。如此综合调理则肝经郁热得以解散,虽不治癌,而直拔致癌之本矣。

治疗的第二阶段从三诊到六诊,经过第一阶段的治疗之后,气机渐畅,症状渐减,患者心情较前平静,也增强了治疗的信心。此时的治疗重点逐渐转移到凉血化瘀方面。因为肝为藏血之脏,肝经郁热日久,必然造成热入血分而致瘀滞,故单纯疏调气机虽属必要,但针对性不强,必须和凉血化瘀结合起来,气血双调,故在升降散疏调气机的基础上,增入半枝莲清热解毒,白头翁、赤芍、茜草凉血化瘀。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治,患者自觉各种病状逐渐减轻,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好,信心十足,积极配合治疗,经B超复查,提示肝内原有的两处癌肿,一处消失,一处明显缩小。

治疗的第三个阶段从七诊开始,在原来疏调气机、凉血化瘀的基础上,增入益气扶正之品。因为本病之初就存在气阴两伤,属正虚邪实之病,经过前二阶段的治疗之后,郁热邪气得以渐渐消散,此时再议扶正即无恋邪之虑,况诊其脉象濡软,气分已显不足,若一味专以清化方法并非上策,此时选用扶正祛邪法最为恰当。故用药在疏调气机、凉血化瘀的基础上加生黄芪益气扶正,生脉散益气养阴。患者返乡前携带方中又增入焦三仙、水红花子,因其返乡后需长期服用,故增入焦三仙、水红花子以助消化,如此则配伍全面,方可长期服用。患者以此方坚持服用3个月,肝内肿物全消,收到了满意的治疗效果。


【返回列表页】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天桥区东工商河路16号宏济堂文化广场  
Copyright © 2018-2025 济南天坛中医医院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 ICP备案编号:鲁ICP备19029152号